名臣魏征的另一面:并非朝堂孤臣与侯君集结党zm-578

名臣魏征的另一面:并非朝堂孤臣与侯君集结党《西游记》中有一出魏征斩龙。犯了天条的龙王要被魏征斩首,龙王找李世民帮忙,李世民一口答应,在龙王受刑当日拖住魏征下棋,结果是魏征睡着了,李世民以为魏征太辛苦而没有叫醒他,魏征的灵魂顺利上了天庭斩杀龙王,死去龙王的灵魂不敢找魏征算账,每天骚扰李世民。这个故事,似乎说在神界,魏征的地位还在真龙天子李世民之上。能获得这样的评价,说明在世人心中,魏征应该
名臣魏征的另一面:并非朝堂孤臣与侯君集结党

《西游记》中有一出魏征斩龙。

犯了天条的龙王要被魏征斩首,龙王找李世民帮忙,李世民一口答应,在龙王受刑当日拖住魏征下棋,结果是魏征睡着了,李世民以为魏征太辛苦而没有叫醒他,魏征的灵魂顺利上了天庭斩杀龙王,死去龙王的灵魂不敢找魏征算账,每天骚扰李世民。

这个故事,似乎说在神界,魏征的地位还在真龙天子李世民之上。能获得这样的评价,说明在世人心中,魏征应该是一个比较完美的人。

但人非圣贤,魏征也是会犯错的,而有一个特别的凶险,一旦犯下将有引发血腥皇权争斗的可能,万幸的是李世民没有采纳。这便是魏征对侯君集的推荐。

以史书中包含的信息分析,魏征似乎不仅仅是推荐一个人这么简单。

魏征是道家人士,明白了道家的特点,就可以更好了解魏征的所为,佛家主张普度众生,儒家主张舍生取义,而道家则主张上善若水。因此,可以认为魏征的所为,包括他对李世民的直言犯谏,都不是率性而为,也许,用看人下菜来比喻更妥当。

(以历史秘闻pdf前大家以为许世友上将是个头脑简单的将军,其实他是中国历史上的今天少有的大智若愚的几个人。)

魏征的经历,出身贫寒,却“有大志,通贯书术。”而有“术”的人,是不会凭着一腔热血冲上去堵枪眼的。

(同样,也不会冒冒失失跑到李世民面前去提意见。)

每逢乱世,就会有道家人士积极出世,这是中华这片神奇土地的特点。魏征也一样,本来还开着小店,做着小生意,见隋末天下大乱,干脆将小店关了,化装成道士云游四方,寻找豪杰。

魏征第一个找的豪杰是李有关和谐的历史故事密,两人的关系并不和谐,魏征向李密提了几个建议,李密不采纳,李密的性格要比后来的李世民温柔得多,魏征却并不和他死磕,只是默默的沉寂,一直无闻,后来他给哥们李勣写了封信,劝李勣说老板不行,早点跳槽。

后来,李密为窦建德所败,魏征归了窦建德,而窦建德的脾气比李密大得多,魏征干脆闭嘴了,窦建德失败后,魏征就到了李世民的大哥李建成处,魏征向李建成建言最多的就是:“干掉你那个二弟李世民,免除后患。”李建成当然不干,结果被自己的二弟要了脑袋。

李世民杀了自己的两个亲兄弟,夺了老头子李渊的江山后,当面责难魏征:“你挑拨我兄弟的关系,该怎么办?”

李世民以为魏征会低头向他认罪,至少是要道个歉,没想到魏征只一句话:“太子要是早听我的,他今天就不会死。”

李世民真心笑了。

雄才大略的李世民最不能容忍的,就是下属的结党和不忠,而在这方面,李世民往往又多疑,连尉迟敬德和李靖这样忠贞不二的人都免不了受他的猜疑。

(不过,在笔者看来,似乎雄才大略的伟人们都多疑,是不是不多疑就成不了伟人啊,笑笑。但李世民的英明之处在于,当他对某人有猜疑时,他会直接把当事人叫来询问;当甲说乙的不是时,他会直接叫两人来当面对质,尽量把猜疑降到最低。)

魏征的这句话,向李世民暗示他只认自己的老大,其他的人一概不认。这话说到故事历史了李世民的心里。

李世民笑着问魏征愿不愿意做自己的谏议大夫,魏征当即表态:“干。”

魏征跟了李世民之后,提了很多放在现在都有很好参考价值的建议,李世民用魏征也感觉趁手,两人形如鱼水。

不久之后,乘着李世民高兴,长征历史故事魏征推荐侯君集做仆射,这是武宰相,魏征的理由:“国家安不忘危,不可无大将,诸卫兵马宜委君集专知。”可以将全国兵马交予侯君集一人。

这一推荐很值得玩味。

侯君集是参加了李世民玄武门事变的亲信勇将,为李世民东征西讨,打下了西域的大片土地,立下汗马功劳。但其人贪财、浮夸,又没有文化,要让他做宰相,有点荒诞。

李世民的回答是:“(侯)君集好夸诞,不用。”这是个说得出的理由,但在李世民心中,还有一个说不出的理由,那就是他对侯君集的防范,这个防范来源于李靖和侯君集两人的恩怨。

当初李世民让侯君集向李靖学习兵法,侯君集却跑来告老师李靖的状,说李靖要谋反,理由是李靖有很多功夫藏着不教;李世民找李靖来问,李靖则说是侯君集想谋反,因为“诸夏已定,臣之所教,足以制四夷,而君集固求尽臣之术,非反而何?”

李世民要侯君集学军事,侯君集却要学权谋。照理,李靖和侯君集的话都有道理,就像真假猴王一样,在很难分辨真假的情况下,就只能看人品了,而在李世民心中,李靖的人品比侯君集好,当然相信李靖的话多一些。

江夏王李道宗也提醒李世民:“侯君集志大而智小,自负微功,耻在房玄龄、李靖之下,虽为吏部尚书,未满其志。以臣观之,必将为乱。”

李道宗是李家宗亲,其地位、能力和功劳高出侯君集很多,为人又低调,对侯君集的评价应该不是个人偏见。

后来侯君集果然鼓动被废的太子李承乾夺权,而魏征和太子李承乾又有着师生关系,魏、侯两人再次在李承乾这里出现了交集。

魏征看问题透彻入骨,富有逻辑和远见,却看不出侯君集的为人,这个反差有些大。

有人曾向李世民报告说魏征结党,被魏征几句话打消了李世民的怀疑。《旧唐书》记载“左右有毁徵阿党亲戚者。”这个左右是谁?说魏征和谁结党?都含糊其辞。可是李世民左右的人,都是长孙无忌,房玄龄、杜如晦之类的名臣,以李世民的英明,他们在李世民面前是断不敢胡说的,要是李世民不信,反而让他中国历史上的名人们对质起来,简直是场噩梦。

而同样的一件事,史书上就记载得清清楚楚:三品官宋公萧瑀跑到李世民面前说房玄龄结党,李世民非但不信,反而当场把萧瑀训一顿,此后萧瑀的位置在李世民心里一落千丈。

(你懂的。就像我们反映党内斗争的书籍一样,敏感处都不提伟光正的人名,用“有人”之类的代号来代替,而对不那么伟光正的就要一打到底。)

只是,魏征在侯君集事发前就去世了,中国历史事件时间表而侯君集失败被杀后,又有人再次告发魏征结党,而且结党人就是侯君集,这个告发人被称为“纤人”,即小人,而这个“纤人”是谁?还是没有点名,而这个“纤人”的话竟然让英明的李世民相信了,气愤之下命令推倒魏征的墓碑,不给魏征家属抚恤,搞得魏征的老婆孩子度日艰难。

魏征刚去世的一段时间,李世民悲痛至极,说明两人感情至深,之后又如此对待魏征,必定是得到了一些魏征和侯君集结党的证据,而李世民不是一个随便就被糊弄的人,这些证据可能是确凿的铁证,而且,能拿出牵扯到魏征和侯君集证据的人,也必定不会是一般人。

(现在能说出政治局秘闻的人,也不是一般人,当然要排除那些住在租住地下室里编野史的。)

可以推测,当时人证和物证俱在。

直到李世民打完高丽回来,想到魏征的好处,才又给他重新立碑,关照其家属。可这些更多的只是考虑到魏征功大于过而应得的待遇,而不是对他结党一案的平反。

因此来看,魏征和侯君集结党一案,似乎并不是空穴来风。

妲己历史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