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量才之死wp-833

史量才之死史量才,中国报业的先驱者之一。他办的《审报》因敢于直言,招致国民党当局的不满。一九四三年十一月十三日,史量才在由杭州返回上海的途中被谋杀。本文记述了这一震惊中外的事件。中国历史浩劫《申报》是中国第一张具有近代意义的报纸,为清同治壬申年(1872年)由英国人美查在上海租界创办,1912年秋天,三十二岁的史量才以十二万元从席子佩手里买下了已有四十年历史的《申报》,从此踏上牛历史故事办报之路。
史量才之死 史量才,中国报业的先驱者之一。他办的《审报》因敢于直言,招致国民党当局的不满。一九四三年十一月十三日,史量才在由杭州返回上海的途中被谋杀。本文记述了这一震惊中外的事件。中国历史浩劫   《申报》是中国第一张具有近代意义的报纸,为清同治壬申年(1872年)由英国人美查在上海租界创办,1912年秋天,三十二岁的史量才以十二万元从席子佩手里买下了已有四十年历史的《申报》,从此踏上牛历史故事办报之路。他将《申报》发扬光大,发展成中国影响最大的报纸之一,在中国百年报业史上放射出夺目的异彩。尤其是1932年12月,史量才起用二十八岁的法国留学生黎烈文主持《自由谈》副刊,发表了鲁迅、茅盾、巴金、老舍、郁达夫等进步作家的大量评论、杂文。而鲁迅更是在短短一年多的时间里,在《自由谈》上发表了一百四十三篇投枪匕首式的杂文,后来结集成《伪自由书》、《准风月谈》、《花边文学》等杂文集子。在某种意义上说,没有史量才,就没有鲁迅杂文那样辉煌的成就。而这也是史量才的一个死因。   史量才买下《申报》的过程,颇有些传奇色彩。   史量才原为前清秀才,他因走路两脚跟不着地,如同麻雀跳一样,被人戏称为“麻雀先生”。他进学之后,毅然抛弃科举,研究新学,二十岁时到上海南洋中学任教,后来与人合作创办女子蚕业学校。其人思想活跃,与革命党人联系密切,上海光复关于中国历史文化论文后,史量才在社会上也有了一定的地位与名望。   上海光复前,清廷曾委派陶保骏充任南京军务要职,辛亥革命成功,陶保骏挟贪污所得的十余万巨款逃到上海,寄迹于名妓沈秋水芙蓉帐内,并将钱物托沈代为保管。未几陶即遭沪军都督陈英士枪决。沈秋水知道消息后,害怕连累自己,如坐针毡。史量才本与沈秋水交好,听到一些传闻后就来询问。沈秋水以实情告之,并请史量才代谋妥善之策。史量才乃慨然允诺,愿意承担风险,沈秋水彷徨之际听到这番话非常感激,又见史少年英俊,遂以身相委,把十几万钱款都交付给史量才。史量才即用这笔钱买进《申报》。   史量才接手《申报》后,以“无党无偏、言中国历史军论自由、为民喉舌”为办报宗旨,不接受任何政治势力、军阀的津贴,不听命于任何一个政治集团,不受官方或军阀操纵,如在中国历史上的第一1914--1916年坚决反对袁世凯称帝,1919年五四运动中严厉批评北洋政府镇压手无寸铁的学生,1927年《申中国历史图说报》详细报道“四·一二”惨案的真相等,都是在中国历史风云变幻的关键时刻,信实地记录了曾经发生过的事件真相。史量才办《申报》的二十二年,始终贯穿着他对报纸独立品格的追求,其间虽遭各有关诚信的历史故事种政治势力的威逼利诱,其宗旨与品格却未尝有丝毫变移。1931年“九·一八”事变以后,《申报》发行量已突破十五万,在上海乃至全国都有重大影响,同时他又将事业拓展到出版界、金融界、实业界、文化教育界,都取得了巨大的成功。1932年“一·二八”淞沪抗战时,史量才倾力支持抗战,捐款捐物,奉献了大量心力,被选为新成立的“上海市民地方维持会”会长,还当选为上海市参议院议长。这期间史量才及《申报》的地位、声望可谓是如日中天。但因为锋芒毕露,也招来了国民党政府的不满与嫉恨。   1932年7月15日,一封由教育部长朱家骅写的长信及几份报告,送至正在忙于对红军进行第四次围剿的蒋介石面前,信的内容大致如下:   “上海报阀史量才利用他的报业权威,勾结上海的一般无聊文人,专做‘危害党国’的工作。例如《申报》的《剿匪评论》,对于南京中央大学学潮的记载和评议,《申报·自由谈》和《申报月刊》登载陶行之等的文章,黄炎培做《申报》的设计部部长等,都是不利于‘党国’的……”   再翻开附录的几篇《剿匪时评》,只见其中写道:“今日举国之匪,皆黑暗之政治所造成……对杀人放火、奸淫掳掠之日军,既委曲求全,礼让言和,请其撤退;独对于国内铤而走险之人民,则竟动员大军,大张挞伐,此诚吾人所不解者也。”   再看7月3日发表的时评《中大学潮评论》,披露的正是教育部长、原中大校长朱家骅挪用三万多元水灾捐款的丑闻。再往后翻,去年12月份,内外交困的蒋介石暂时下野时,《申报》发表的时评《欢送》也赫然在目。正为前线军事不利而焦头烂额的蒋介石顿时火冒三丈,大骂一声“娘希匹”,抓起红铅笔在朱家骅的信上狠狠写下六个大字:“《申报》禁止邮递!”于是从7月16日到8月21日,《申报》停邮三十五天。后来经过多方斡旋,蒋介石也考虑到《申报》的影响,才同意解禁。   这次“停邮事件”是国民党对史量才的一个警告。而促使国民党下决心除掉史量才的原因,则是他的死不悔改,以及过多地参与政治活动。   1931年底蒋介石下令杀害了第三党领袖邓演达。12月19日,宋庆龄在悲愤交加之中,以“民权保障同盟会”的名义,起草了《国民党不再是一个革命集团》英文宣言,指着鼻子大骂蒋介石。该宣言由同盟会秘书长杨杏佛翻译成中文稿,于1932年1月秘密派人送至史量才处,请他设法发表。《申报》虽然没敢刊登,但通过史量才的关系,还是在某通讯社发表了。这样史量才就成了发表这一宣言的实际幕后指挥者,而对中国第一个民间人权组历史故事大全500字织——中国民权保障同盟的活动,《申报》的报道很多且带有感情上的倾向。1933年6月18日,杨杏佛遭国民党特务暗杀,《申报》更是连篇累牍的发表浸透了死者的血水、生者的泪水和愤慨的报道。另外,在1932年12月,史量才聘用刚从法国留学回来的黎烈文为《自由谈》主编,于是,《自由谈》迅速成为“一种站在时代前面的副刊”,超过了国民党当局容忍的尺度。为此,国民党上海市社会局长吴醒亚等人曾登门造访史量才,强烈要求撤换黎烈文,史量才却说:“感谢诸公惠临施教,我想诸公也未必愿将‘自由谈’变成不‘自由谈’吧!”后来为了不连累史量才,黎烈文1934年5月9日主动辞职,他主持《自由谈》共一年六个月零九天。   1934年1中国历史的朝代顺序1月13日下午,史量才由杭返沪。他坐的是自备保险汽车,同车六人。行至沪杭公路时,突遇一辆汽车横在道路上,史的车被迫停下,车还没有停稳,斜刺里冲出来六七个拿手枪的大汉,先是乱枪打死正欲下车察看的司机和史量才儿子的同学。剩余四人慌忙下车逃窜。史妻沈秋水及其儿子、侄女均安然脱险,独史量才被枪杀于道路旁一个干涸的池塘里面,终年五十四岁。   消息传出,全国舆论哗然,评论、悼文、唁电及当局缉拿凶犯的电令雪片一般飞向各大报馆。16日,蒋介石也假惺惺地发出电令,要求浙江省主席鲁涤平严缉凶犯,并慰唁家属。(1935年3月15日,鲁涤平跳楼身亡,自杀原因至今还是一个谜,但舆论普僚的历史故事遍认为与他追查这起谋杀案时,掌握了某些线索有关。)12月,上海、广州、北京等地举行了规模空前的追悼会。而章太炎为史量才写的墓志铭中称赞他为“史氏之直,肇自子鱼,子承其流,奋笔不纡”,是一个真正的“伟丈夫”。   “山中岁月无古今,世外风烟空往来”,这是史量才留在杭州秋水山庄的绝笔。知音已逝,万念俱灰的沈秋水将心爱的七弦琴投入了熊熊烈火。   1936年,史量才的遗体下葬在杭州天马山、吉庆山麓。